去年广西近八成药品不良反应来自静脉输液

电台新闻眼|来源:北部湾在线综合整理2015-07-31 11:29:15|网络编辑:王琳

  一直以来,输液都是一种被人们熟悉的治疗方式,并且给人留下了“快而有效”的印象。其实,世界卫生组织的用药原则之一是,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但是这一原则早就在中国被突破,人们最常见的治疗方式之一,就是输液和使用抗生素。去年广西共收到药品不良反应报告43752份,报告例数最多的是抗感染药,近八成的药品不良反应发生于静脉输液。中国人为什么如此偏爱输液,输液的具体危害又是什么,有什么病其实是用不到输液的?北部湾在线的小编就同大家一起了解一下,希望大家爱护身体,理性输液。

中国的输液“文化”

\

患者迷信输液:将药物直接送进血液 满足患者急功近利心理

输液成为中国独有的医疗文化,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由于输液作为一种持续的静脉注射,和口服药及皮下注射相比确实有疗效快疗程短的优势。口服药物进入胃部后,有一个人体吸收接纳的过程,最安全;打针则是将药水打针到肌肉里,逐步流到血液,产生药效;而用输液方式,进入体内的药没有接收过程口服药物起效缓慢。此外,由于肌肉针又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例如对青少年来说其臀肌发育不成熟,如果打针次数越多就越导致肌纤维坏死,挛缩严重,严重者将会影响骨骼发育,所以在考虑治疗方案的时候医生会选择输液这种既能快速起效又看上去相对安全的疗法。输液之所以快,就是在于药物可以直接进入人体血液,但也就是这种优势成了病人并不知道的风险。

吊瓶森林:利益驱动部分医生力荐输液

曾经旅居美国的方舟子表示,自己在美国从没看到过像国内这样到处都在输液的场景。他在一篇文章中猜测说:“打点滴在国内的泛滥,应该有文化的因素。患者去医院看病,就想着要尽可能接受先进、彻底的治疗,而打点滴看上去要比吃药先进、彻底得多。”

不少人推测,经济利益也是如今中国医院里输液泛滥的重要原因。这种被称为“以药养医”的问题正推动着“吊瓶林立”的现状愈演愈烈。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刘又宁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些医生和医疗机构很少向患者普及“感冒可以不治自愈”这种科学理念,反而在利益的驱使下过度医疗,由此也加深了患者的错误认识。

“还有个别医生为了争业绩、拿回扣,只能拿患者‘开刀’。”刘又宁说。

有的医生也听病人描述过自己的就医经历:还没做血液检查,只是量了量体温,医生就直接让病人去打“三素”。这种由抗生素、激素、维生素混合在一起的静脉注射药液,退烧是很快,但“潜在危害更大”:“抗生素用法不规范,容易产生耐药性;激素更是不能随意使用。”

滥用抗生素:中国抗生素使用率超英美3倍 成输液兴盛推手

而且跟注射的药物多为抗生素有关,可以说,输液在中国的普及是跟抗生素的滥用分不开的。在中国购买和使用抗生素的门槛非常低,长时期以来人们已经习惯了把抗生素当做家庭的常备药,以至于稍有头疼脑热人们就要使用抗生素。有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抗生素医院内使用率是30%。在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院内使用率是22%-25%,近5年在中国医院的使用率在67%到82%之间。抗生素加输液带来了一时的快速和少痛苦,让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吃药、肌肉注射等治疗手段,甚至在医院就医时会直接指定医生开抗生素输液用药,这往往让医生陷入容易被误解的处境。

输液的七大危害

\

1.发热反应

输入致热物质、输液瓶清洁灭菌不完善或被污染等原因,都会导致病人发冷、打寒战和发热,严重者高热达40~41摄氏度。

2.肺水肿

因为输液速度过快,短时间内输入过多液体,使循环血容量急剧增加,心脏负担过重而引起水肿,严重者有生命危险。有心力衰竭或心脏病史的患者,快速、大量输液或加重心力衰竭,重者或诱发肺水肿。

3.静脉炎

因为长期输注浓度过高、刺激性较强的药液,或静脉内放置刺激性大的塑料管时间太长,可引起局部静脉壁的化学炎性反应,也可因在输液过程中无菌操作不严,引起局部静脉的感染。

4.空气栓塞

原因在于,输液时空气未排尽,橡胶管连接不紧有漏缝。只要少量空气进入静脉,患者就会感到胸部异常不适,随即发生呼吸困难、严重绀紫和缺氧,并可导致猝死。

5.“恶性”药物不良反应

打点滴也比口服药物更容易出现药物不良反应,特别是过敏反应。如果是口服,药物中能引起过敏的杂质可能就在消化道中被消化掉,或无法被身体吸收,但是打点滴时这些杂质却直接进入了血液,严重的能引起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近来媒体频频出现患者因为使用了中药注射液而突然死亡,就是这个原因引起的,还曾有媒体曝光某医院在输液瓶中发现黑色絮状物。有医生表示“药物不良反应最终还是药物本身的原因,但是静脉滴注导致了这种不良反应的加剧,严重会导致休克甚至死亡。“欣弗”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刺五加注射液、茵栀黄注射液引起严重不良反应让人触目惊心,挥之不去的痛。

据中国安全注射联盟统计,我国每年因不安全注射导致死亡的人数在39万以上。当前有的村卫生所或医院为了骗钱,“凡病皆吊瓶”的现象非常严重。哪怕是牙痛、伤风感冒等小病,也要挂“吊瓶”。专家调查发现,95%以上的人不知道滥用输液及不安全注射的危害。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70%以上的输液为不必要的输液。触目惊心的滥用输液,不合理用药已给人类带来重大灾难。

6.肉芽肿危害

英国一名25天的新生儿因肠炎死亡,治疗后期曾输液数千毫升,在其肺病理切片中发现了肉芽肿,这是由于大量输液带来的不溶性微粒造成的。

近几十年来,输液过程中不溶性微粒的危害,逐渐被人们所认识。人的肉眼可以看到直径在50微米以上的微粒,而恰恰是那些直径在2-50微米之间,肉眼看不见,会移动,不能在体内代谢的有害微粒进入血管,导致了各种输液污染病。

北京某医院在对“吊瓶”检查中发现,在1毫升20%甘露醇药液中,可查出粒径4-30微米的微粒598个。在1毫升50%葡萄糖加入青霉素的药液中可检出粒径2-16微米的微粒542个。一毫升药液中含有这么多微粒,那500毫升药液中就会有20万个微粒。由于人体最小的毛细血管的直径只有4-7微米,如果经常打“吊瓶”,药液中超过4微米的微粒就会蓄积在心、肺、肝、肾、肌肉、皮肤等毛细血管中,长此下去,就会直接造成微血管血栓、出血及静脉压增高、肺动脉高压、肺纤维化并致癌。微粒堵积还会引起局部供血不足、组织缺血、缺氧、水肿和炎症、过敏等。随输液进入人体中的大量微粒被巨噬细胞吞噬后,可使巨噬细胞增大,形成肉芽肿。

如何避免输液不良反应?

▋优先口服用药,慎用输液

78.91%的不良反应由静脉给药引起,大医院的报告数多于基层医疗机构

\

数据

2014年广西的药品不良反应报告中,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药品生产企业、个人报告的占比分别是97.35%、2.44%、0.11%和0.1%;县级以上(含)医院占报告总数的67.92%,乡镇卫生院、社区医疗门诊、个人诊所等基层医疗机构占报告总数的29.43%。大医院上报的药品不良反应报告数量多于基层医疗机构。

从2014年的监测数据分布看,静脉给药依然是发生药品不良反应的主要方面,占总数的78.91%。

案例

据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一名37岁的男性患者,因病毒性感冒入院治疗,使用头孢唑林注射剂20分钟后,出现心悸、出大汗、面色苍白、呼吸困难、嘴唇紫绀。立即停药,经过输氧、注射肾上腺素等急救措施,半小时后症状缓解。

解读

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数据充分说明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合理用药原则:能口服就不输液。但是有数据显示,我国作为“输液大国”,一年的输液量超过百亿瓶,人均输液8瓶。

叶冬梅说,在不少西方国家,静脉输液是针对急重症患者抢救的最后一种给药方式。遇到急症、重症、无法口服药物等情况,才选择输液。这是因为口服药物有一个吸收的过程,药品里的杂质会通过消化道吸收、分解,或是不被身体吸收。静脉注射的形式则绕过了肠胃屏障,杂质、或药品分解产物等直接进入血液,因此更容易引起不良反应。另外,输液本身就存在热源反应(输液反应),虽然发生的可能性极低,但也是潜在风险因素。

据了解,国家卫生计生部门已开始重视过度输液的问题,要求医院调查统计门诊输液量,但尚未有具体的控制指标。

▋警惕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

严重不良反应可致死;基层医疗机构使用中药注射剂的比例最高

\

数据

去年全国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事件报告12.7万例次,较前一年数量增长5.3%,高于总体报告增长率;其中严重报告占6.7%。

广西的监测数据显示,去年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占总报告数的22.11%。排名前10位的分别是双黄连(冻干、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血塞通(冻干、注射液)、丹参注射液、香丹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血栓通(冻干、注射液)。

解读

2006年以来,鱼腥草注射液、刺五加注射剂、茵栀黄注射剂等多种中药注射剂,先后造成严重不良反应事件,包括死亡病例。近年来,中药注射剂的安全问题备受关注。

叶冬梅介绍,中药注射剂是从植物中提取有效成分,其中可能含有微量的植物蛋白等杂质,而植物蛋白本身就是一种致敏源,因此引发过敏反应的几率会增高。例如,双黄连注射液引发过敏性休克的病例确实不少见。另外,中药注射剂往往含有多种中药成分,成分复杂,也是容易发生不良反应的原因之一。

有统计数字显示,基层医疗机构使用中药注射剂的比例最高。因此,自治区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提醒,基层医疗机构应重视中药注射剂使用安全,规范合理用药。

普通感冒无需使用抗生素

报告中,抗生素不良反应排名第一;国家已对医院提出控制指标

\

数据

去年全区药品不良反应总报告数为43752份,同比增长14.46%。从涉及的药品品种看,报告例数最多的是抗感染药物,占总报告数的41.51%,比2013年下降了1.43个百分点。

报告数排名前5位的抗感染药分别是:左氧氟沙星、头孢曲松、头孢呋辛、克林霉素、阿奇霉素。

案例

据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我国药品不良反应病例报告数据库中,有多例氟喹诺酮类药品引起的“重症肌无力”报告,其中1例患者原患疾病为重症肌无力,使用左氧氟沙星抗感染时导致病情加重,出现了呼吸困难、大小便失禁。经治疗后好转。

解读

自治区人民医院临床药学科主任药师叶冬梅介绍,抗感染药就是人们常说的抗生素。这类药物的不良反应发生率高,有多种原因,一是与其他的专科药品相比,抗感染药的使用率高;二是部分抗感染药的结构特点决定了其更容易出现过敏反应,包括β-内酰胺类(如阿莫西林等)、喹诺酮类(如左氧氟沙星等)等。

针对滥用抗菌药物的问题,国家近年来开展了一系列专项整治措施,对医院提出控制指标,要求在门诊患者中的使用比例低于20%。但是,有不少情况是患者自己到药店购买抗生素,由于缺乏医学知识,存在不对症、超量、超疗程服用等问题,都可能引发药品不良反应。

叶冬梅提醒,普通感冒、麻疹、水痘等,是病毒引起的,不需要使用抗生素。腹泻、发烧等情况,也需要明确是细菌性感染之后再用抗生素。

探索:多地医院医改停掉门诊输液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曾表示,输液的过度使用、抗生素的泛滥等问题都需要通过公立医院改革和其他医改措施来改善。除了安徽卫计委发布的清单,已有医院进行了更大幅度的探索。

浙江邵逸夫医院:“需要医生坚守底线的同时对患者进行科普”

自20年前建院起,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就没有设置门诊输液室,这在人们习惯于“打点滴”的当时算得上另类。普外科、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朱越锋,还能回忆起自己2002年刚进入邵逸夫医院工作时的不适应。“之前在其他医院都有大量的输液病人,到这儿就不能输液了。”坐诊时,朱越锋常常要费很多口舌说服患者无需挂盐水。“比如血栓性静脉炎,是一种无菌性炎症,往往患者在当地医院输了抗生素没有好转才到我这儿,得劝他们外用药和口服药就够了。”

若急诊病人根据具体病情确实需要输液,医生要填申请单,不符合指征的单子会被退回来。抗生素的使用也非常严格,要填写使用原因、是否做药敏等。临床药师定期审核申请单,有不符合指征用药的会被通报批评。

曾在德国接受血管外科专科医生培训的朱越锋,对德国的术后输液量大为惊讶,“常常一整个病区都赶不上我们国内医院一个病房的输液量!”因为德国严格遵循“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用药”,患者也不会要求医生为自己输液。

在朱越锋看来,国人医疗知识匮乏,普遍认为输液“好得快”,忽略了过敏反应、抗生素滥用等危害,需要医生坚守底线的同时对患者进行科普。“这么多年下来,患者口口相传都知道邵逸夫医院是不挂盐水的,要求输液的患者也减少了。”

北京航空总医院:“即使会流失一些病人,也要做下去”

在北京,也有医院效仿邵逸夫医院,取消了门诊输液建制。今年3月16日起,航空总医院一层70多平方米的输液室正式关闭,未来有望改建为急诊留观室。二层150多平方米的输液室已摆上了各种康复器械,成了“康复医学科”。而在此之前,这两个能容纳300多人的输液室,每天都坐得满满当当。

“国外的输液相当于一个小手术,一般用于抢救,控制得特别严,在中国就太随意了。”航空总医院医务部部长江龙来介绍,取消门诊输液一是缘于去年十月底卫计委提出的合理用药要求,二是此前江苏有医院因为输液反应连续死了两个人。“我们也出现过输液反应,好在没有死过人。但如果这么一直下去,(死人)是迟早的事儿。中国每年因为输液不良反应死亡的有二十多万人,每一条都是鲜活的生命啊!”

取消门诊输液由院长高国兰主抓,医务部具体落实,前后筹备了五个多月。包括在医生中推广学习“安全合理用药十大原则”;电子宣传屏滚动宣讲合理用药知识;咨询台及每位医生诊室,都摆有蓝色的合理用药宣传单,供患者取阅……

然而,新政实行后患者的投诉还是汹涌而至,压力最大的是设在一层的患者诉求中心。“一天能有五六起,周围社区老人比较多,有输液的习惯,想保养、疏通一下血管。”工作人员范霞指指身边的小沙发,“直接找上门来,怒气冲冲的,‘别的医院没有这个说法啊,人家怎么就能输呢?’就不理解。”

江龙来的压力也很大,谁都搞不定的投诉只能报到他这个医务部部长这儿。他处理了十多起“难缠”的投诉,一位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人拍着桌子发火,“我什么没见过!我都能直接找中央首长!”江龙来笑眯眯地劝,“那你更要保证健康啊,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能去找中央首长……”

由于急诊输液没有取消,也有医生做不通工作,给患者“支招”,让病人去挂急诊号输液。“后来我们发现,哎,怎么急诊量突然多起来了?就查病人是谁转过来的,没有急诊情况还要按门诊处理,不能开输液。”而当有些医生违反规定,被追究责任时辩解“患者非要我开”,江龙来会不留情面地问,他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啊?往往说得对方无地自容。

种种矛盾下,管理层开始有不同议论。“我们说不然算了吧,大家都不满意,还影响医院收入,何苦呢?是高院长坚持,即使会流失一些病人,也要做下去。”

江龙来坦言,没取消门诊输液前,医生确实开了很多不必要的输液。“可能存在利益问题,从医生的角度也要规范一下。”更多时候是病人着急,“发烧感冒,你要等它七天,但大家等不了。我们什么都急,挤地铁急,开车也急,整个社会都有一种急躁的心态。”

经过不懈的坚持,差不多从两个月前开始,报到江龙来这里的投诉基本没有了。“跟老百姓好好说,大家还是能明白的。重要的是怎么把健康教育工作做好,而不是光发一个通知。”

注意:这53种疾病,只有病情危重才需挂水

2014年8月,安徽省卫生计生委发出通知,公布医疗机构门急诊不需要输液治疗的53种常见病和多发病,包括普通感冒、上呼吸道感染、小儿腹泻等。有网友说,这是一份官方发布的清单,比较严谨,有参考的价值,值得收藏一份。

\\\\

“静脉输液”在国外

▋美国看急诊才考虑输液

\

静脉点滴退热慎重

在美国,一般医生不随便给病人输液,除非遇到不得已的情况。得知中国人感冒发烧动辄就要输液后,很多美国人相当惊讶。因为当他们得病时,医生只是说多休息多喝水。

轩洋是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一家医院的医生,他介绍说,除非遇到特殊病情或病人,美国医生一般都遵从“可口服不注射,可注射不输液”的原则。如果病人看的不是急诊,医生一般不会安排静脉输液。

在美国医院的急诊部,如果有病人正发烧、体温较高,医生也会安排病人输液,但这种输液的目的在于打开静脉通道,而不会立即在吊瓶加入抗生素等药物。轩洋特别提到,像感冒这种病,“病毒感染是不用抗生素的”。在病人开始输液后,护士都会在病床前待一会儿,如果病人出现明显不适就会立即停止输液,转而采取别的治疗方法。

防病人产生抗药性

对于中国有些感冒发烧的病人为了“好得快”而要求医生输液现象,轩洋表示,在美国,医生很受人尊敬,病人一般都是“绝对遵从医嘱”的,因此不会出现病人要求医生如何如何的情况。

即使需要输液,美国医院也有严格的操作规程,如设备必须彻底消毒,使用一次性针具等。还有美国医生介绍说,医生不随便给病人输液主要基于四方面考虑:一是输液比较容易产生不良反应;二是交叉感染;三是为了减少病人在用药时的疼痛;四是避免病人产生抗药性。其中的第四点是考虑最多的。

在美国,静脉输液由专职护士负责的。普通护士需通过具有相关资质才能成为输液专职护士,需具备不少于2年的临床护理经验和至少1年的临床输液治疗经验;并通过9个科目的考试,方可获得由静脉输液护士认证学会颁发的静脉输液专职护士资格证。

美实施“医药分家”

据介绍,美国采取“医药分家”的制度。医院附设一个小药房,但小药房只负责给住院部提供药品。门诊病人一般都是拿着医生开的处方,自己到药店买药。医生开药时“对症下药”,如果涉及要用抗生素,一般只开低端的抗生素,不会一下子就给病人开出高端抗生素。

由于医药分家,医院里的医生对于每种药的价格不甚明了。对于老百姓来说,由于美国大部分人都购买了医疗保险,因此大部分医药费通常是由保险公司支付,因此病人对于自己看一次病、买一次药花了多少钱也不太清楚。

▋澳大利亚:华人在澳生活13年连“屁股针”都未打过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美籍华人胡宇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在澳大利亚生活了13年,免疫接种打过针,还有一次在照胃镜前打过麻醉针,此外,不要说“吊瓶”了,就连“屁股针”都没有打过。

\

嗓子哑只建议吃水果

胡宇给记者描述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看病经历。当时因为嗓子哑了无法说话而前往医院,医生看诊后什么药都没给她开,只嘱咐她去超市买些橙子吃、多补充维生素C。当了解到她的日常工作不需过多说话时,医生甚至认为不需开病假条,建议她继续上班。

胡宇表示,在澳大利亚的医院和诊所里,看不到所谓的“吊瓶森林”,连肌肉注射的病人都很少。澳大利亚人生病注重休息。如果患上了咳嗽、感冒等可能具有传染性的病症,医生会给你开病假条让你回家睡觉,公司也会建议你休息以免传染给其他同事。

胡宇表示,自己有一位同事前阵子咳嗽了整整一周,感觉很难受,但到医院以后医生只给他打了一针,并且交待他“一个月之后若还觉得不舒服再打”。

中澳对待发烧差异大

今年25岁的华人Ben是一名土木工程师,在墨尔本出生长大,由于父母是第一代移民,因此他能听得懂大部分中文,但他至今仍然不知道“打吊瓶”的英语应该怎么说,也从未打过吊瓶。另一位亚裔澳大利亚人Johnny也表示,自己30多年来从未因病打过针。他表示,医生即便是开口服的抗生素时也不会开多,一般最多开7颗,即一周的药量。

胡宇表示,澳大利亚没有所谓的“退烧针”,医院也不会为退烧而给病人输液。对于两国对待感冒发烧的做法,她深有感触。

胡宇说:“记得在广州的时候,我一发烧,家里人就会催我吃药以后去盖上厚被子睡觉,最好是能出一身汗。但澳大利亚人对待发烧的"土办法"却是冲冷水澡。即便是一个不满1岁的小宝贝发烧,父母也会把他泡到冷水里。”

▋英国:研究发现一半案例都会“出错”

\

英国有研究发现,在静脉输液的配药和执行过程中,大约有一半案例都会“出错”,其中1%的错误是严重的,58%的错误则相对温和。

2004年,英国国家病人安全专责机构首次发布关于静脉输液安全性的报告称,每年英国约有1500万人次接受静脉输液治疗,其中的大部分治疗都是顺利的,但每年出错案例都超过700个。澳大利亚的一项调查也显示,静脉输液过程当中的出错率为18%。研究于2003年对639次静脉输液进行了687次观察,为时4周。结果显示,124次出错当中,18%是施药错误,79%是执行不当。

(来源:北京晚报、凤凰网、广州日报、广西新闻网、大众养生网)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Copyright © 2009-2017 GuangXi people's Broadcasting St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西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