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日常消遣娱乐 “我用短视频来学习”

国内新闻|来源:工人日报2019-11-01 13:40:05|网络编辑:孟宪静

 除了日常消遣娱乐,短视频传播知识正在成为一种新的趋势,知识类产品越来越吸粉——

  “我用短视频来学习”

  伴随着短视频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活跃于抖音、火山、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他们在满足自己休闲娱乐需求的同时,有不少人也会将这些短视频平台当作自己的一种学习渠道。据2019《短视频平台用户调研报告》显示,80%用户选择短视频平台是为了“浏览有趣的视频内容”,而“学习有用的知识和技能”紧随其后,占比高达65%。

  通过短视频学习真的有用吗?在短视频中,人们又能学到什么?

  “知识零碎化,正适合忙碌的年轻人”

  90后小吴是北京的一名上班族,也是一名资深的抖音爱好者,从抖音平台刚上线起她便注册了账号。“刚开始注册的时候,就当作一个音乐平台,看些有趣的段子,后来发现,抖音平台上的短视频类别越来越多,有了越来越多的知识类视频。现在我用短视频来学习,挺好的。”

  记者在小吴关注的抖音账号中发现,有许多诸如“老黄讲英语”“电影英语”等账号。她告诉记者,每天上下班地铁上要花近两小时,一般都会利用坐地铁的时间学习英语,“平时工作很忙,没有完整大块的时间学习,短视频把知识零碎化,正好适合忙碌的年轻人。”

  除了英语之外,小吴还关注了许多关于健身、美食、医学等方面的短视频账号,“一边刷视频一边学习一些生活小技巧或是健康养生知识,很方便。有时候生活中遇到问题,还会在平台上搜索解决方法。”小吴说,以前想要学习一些生活类的知识,还需要在网上或是书本中查询相关资料,大段的文字阅读起来也很累,而且没有直观的感受,“看着视频学习,所有的操作步骤或是知识点非常直观,知识点也更容易消化。”

  短视频打破知识传播的壁垒,在社交环境中,人们能更轻松地学习知识。今年9月,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青少年网络心理与行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联合字节跳动平台责任研究中心发布的《短视频学习效果研究报告》指出,用短视频动态呈现知识,并没有干扰学习效果。相较于静止的图文呈现知识,学习者更加偏爱动态的学习方式。动态视频会引起学习者更大的学习兴趣。另外动态视频所需要的心理努力更少,学习者感知到的难度也会更低,更能激发学习者的学习动机。

  知识传播走向全民时代

  随着短视频制作的门槛降低,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知识类短视频生产传播中来。以抖音为例,截至今年9月底,抖音上粉丝过万的科普创作者超过8000位,发布近166万条科普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2389亿次。

  在抖音上,参与知识类视频制作的博主有很多,甚至有许多科学家及专家学者参与其中。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建业曾因为在抖音平台上讲授唐诗而爆红网络,他的视频让古诗和古典文献“年轻了起来”。戴建业表示,通过短视频,越来越多的青年用户增加了对中国传统古诗词的兴趣和喜爱。不仅在于推动知识的普惠,更在于助力了人类情感、生命的体验。

  10月26日,由中国科普研究所主办的第26届全国科普理论研讨会上,字节跳动副总裁张羽指出,短视频时代的科学传播具有即时化、人格化、通俗化、社会化的基本特征,能够点亮兴趣、产生共鸣、激发参与,激励人们探索和触达更多的知识,推动知识的回归和拓展。

  铁豆是一名运动博士,也是很多人的滑雪教练,每年冬天雪季来临的时候,她都会拍摄一些滑雪教程。“自己学滑雪的时候,看了许多专业滑雪教程,太专业了,对于滑雪‘小白’而言入门比较困难。所以粉丝看到我的滑雪视频后,希望我能推出简单易入门的滑雪教程。”

  她告诉记者,去年冬天,推出了近十期滑雪教程,每期都能收获百万播放量,但为制作这十期视频,她与团队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我们很担心因为自己不专业的讲解而给粉丝带来错误的示范,所以每期视频拍摄前,我们都得查阅大量滑雪教材,然后编写文案,思考哪种表达方式更直观生动。视频制作完成后,还要请专业滑雪教练进行把关。”铁豆告诉记者,每期几十秒的视频的背后,是团队成员十多个小时的努力,“很多粉丝给我留言,正是看了我的教程渐渐喜欢上滑雪,这就是我们做教程的意义所在吧。”

  今年,抖音陆续推出了“DOU知计划”1.0及2.0,针对知识内容创作者推出全方位服务方案,同时,抖音即将推出合集功能,让知识短视频的创作和学习更加体系化。此外,快手、美拍等平台也针对泛知识短视频博主提出了扶持计划。

 知识类产品正成为学习的有益补充

  短视频已成知识学习新风口,但另一方面,却引来许多人尤其是家长们的担心。黄女士是一位小学六年级学生的家长,在她看来,短视频中的知识过于碎片化,担心孩子沉迷其中,“这样学习一点都不系统,有看视频的时间不如多看一本书。”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林生认为,从信息的接受广度来讲,短视频的确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知识接收窗口,使得我们有机会接受各个层面的文化信息。“如果相关内容的短视频做成系列的、体系的学习方式,不仅不会冲击系统性的知识学习,反而会有助于系统性学习的开展。即使短视频的内容不成体系,也会成为系统知识学习的有效补充。”

  随着知识类短视频的增多,也有许多教育者将其作为一种学校教育的补充。此前,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的高中教师开始考虑如何利用TikTok更好地服务于日常教学。王林生建议教育者要善于运用短视频,“要敢于革新自己的知识结构和教育手段,同时,也要对视频做出精选和凝炼。”

  王林生指出,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上,知识类短视频的制作水平和传播内容水平不一,“目前为止,尚没有很好把控泛知识类短视频内容的方法。真正能淘汰、沉淀和提升短视频内容质量的有效途径是市场,相信随着短视频的发展和进一步推广,泛知识类的内容会有所提升。”

  “但也应该看到,短视频学习距离深度学习、真正的教育还有一定距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讲师林可博士建议,要加强媒介素养教育,除了受众搜集信息和获取知识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的批判性思维,帮助他们甄别和应用有价值的信息。此外,除了打造知识类产品,还应创造性地开发诸如培养美好价值观等非认知类的教育内容。(记者 曹玥)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