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能借人工智能实现“翻盘”吗?

东盟|来源:新京报2019-11-28 15:36:30|网络编辑:罗娴子

文 |刘志刚

2019年8月,《Nature》发布了一篇题为“Will China lead the world in AI by 2030?”的报道,该报道称,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质量越来越高,在学术、人才资源和人工智能治理等方面都在追赶美国。

事实上,不仅中国和美国,英法加日新等全球主要国家纷纷将人工智能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俄罗斯虽然没有明确政策文件将人工智能提升至国家战略,但在普京的深入推动下,其学术、产业、军工等领域都已将AI作为重点发展方向。

随着各个国家将人工智能上升至国家发展战略层面,全球范围内一场关于AI的战略高地的争夺拉开帷幕。可以预见的是,在这一领域,国家与国家之间关于人才、技术、产业应用等多维度人工智能竞争将愈发激烈。

人工智能的“新加坡”之解

2019年11月,新加坡立下一项为期11 年的国家级的人工智能战略,政府拨款5 亿新元(约合25.8 亿元人民币),计划将在2030 年之前,通过五项人工智能计划实现升级国家基础设施的目的。

其实,早在2017年5月,《新加坡人工智能战略》(AI Singapore)就已经发布,在这项历时五年,投资1亿五千万美元的国家计划中,新加坡希望通过达成三个目标来增强AI技术实力:向AI 研究的下一个浪潮投资;解决主要的社会和经济挑战;扩大AI 技术在工业界的采纳和使用。

曾经,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大潮新加坡遗憾地错过了,也因此,这次AI的全球战,新加坡抢先发布国家级的AI战略。

日前,据人民邮电报报道,面对国家层面的人工智能竞争,新加坡推出全国人工智能策略,将在交通物流、智能市镇与邻里、医疗保健、教育以及保安与安全五大领域大力推进人工智能科技的应用,从而促进经济转型。

据悉,在RIE2020计划下,新加坡政府已经投入5亿新元对人工智能进行深入研究和技术创新等AI技术、产业活动。新加坡方面表示,到2030年,新加坡将成为研发和推出具有影响力的“可扩展”人工智能科技解决方案的领导者。

在产业应用方面,新加坡预计在2022年将AI系统应用于全国医疗机构,到2025年实现AI扫描“三高”患者的视网膜,计算其患有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另外,在教育领域,通过AI适应型教学,新加坡将通过在中小学英文科目使用自动批改系统,通过对教师劳动力的部分解放实现学生个人化教育。

在智能城市领域,新加坡政府计划于2022年之前推出AI聊天机器人,指引居民向正确部门举报社区问题。

新加坡的AI发展优势在于,相比其他国家,它在医疗、教育、金融等不同领域的协调性更好,因此更易于AI项目的测试,与此同时,完善的制度以及高效的政府执行力使得AI成果也更容易商业化落地。但在AI人才方面,新加坡也面临着AI人才不足的问题。

因此,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与阿里巴巴在2018年正式启动人工智能博士生培养计划,以高额津贴激励AI人才。今年6月3日,OCBC(华侨银行)宣布将为NUS (新加坡国立大学)和NTU(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人工智能硕士研究生提供全额奖学金。据悉该奖学金项目总值为10万新元,用于研究生阶段的全额学费和生活补贴。

作为自然资源稀缺的小国,新加坡的发展历史也证明了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战略下,通过创新驱动小国面对全球竞争挑战的应对策略。在AI全球竞争日趋激烈的当下,小国更适合以创新驱动的“集约型AI”的技术创造和落地。技术创造的主体是人才,因而新加坡更需要将资源向AI人才培养以及海外人才引进方面倾斜。

2018年9月,《福布斯》网站曾刊文讲述以色列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行业,以及其对全球人工智能竞争的意义。该文章称“新的人工智能竞争者以色列正在迅速崛起;它在运用其在尖端数据分析的专业知识、软件和硬件工程方面的人才以及经过检验的创业技能。”

对新加坡来说,以色列的AI发展思路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即依托已有产业的人才、技术资源优势,在自然资源、产业规模、市场规模有限的情况下,以技术创新作为突破,构建AI全球竞争的“不对称”优势。

人才技术为核心的AI“非对称”优势

Nexar是一家来自以色列的公司,该公司致力于分析驾驶员智能手机的交通和事故数据,在具有以色列军方工作经历的Eran Shir帮助下,绘制了全球数百万盈利的道路,以能够通过电话上的摄像头跟踪其周围的交通,并记录旅程视频警告驾驶员风险,通过数据共享实现更详细的数字地图。

事实上,通过对以色列军方以及其他领域的人才引进,Nexar建立起以人才为核心的技术优势,使得其与中、美等大国的AI企业竞争中具备“非对称优势”,以色列创新局的Aviv Zeevi Balasiano对此表示,以色列之所以能够与中国和美国竞争,在于这种先进的人才的使用。

公开数据显示,以色列近3,935名开发人员,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从事AI研究,开发和集成(包括软件和硬件),而以色列人工智能人才的64%受雇于创业公司,而31%的人受雇于58家跨国公司,这些公司在以色列设有专门的人工智能中心/实验室。其余的则由以色列公司和大学雇用。

目前,以色列有超过950家活跃的初创公司正在使用或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其中445家初创公司已经筹集了一笔或多笔资金。在过去的五年中,每年平均建立140家创业公司。

在AI农业领域,来自以色列的prospera Technologies在2016年就拿到了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其产品于2017年被评为农业100佳AI产品,该企业通过卷积神经网络、深度学习及大数据能力,来监测农作物的生长并提供最优的管理农作物方案。

因而,AI全球竞争的“非对称”优势,实际上就是以人才为核心,构建起小国的技术竞争优势,并在自身优势产业的基础上,率先实现技术的落地与应用。

以色列的成功就在于以人才为核心,构建起以人才和创新为核心的AI全球竞争优势的同时,以全球化的跨国企业作为技术的落脚,实现人才、产业生态和技术优势的构建。

新加坡也同样可以借鉴以色列的AI发展思路,以人才培养和引进为触点,通过技术创新构建“非对称”优势,实现对AI技术版图补缺,一方面完善AI现实应用的垂直场景,另一方面达成垂直领域内AI技术的不可替代性,从而在全球AI竞争中占据一隅立足之地并与全球AI产业融合发展。

科学技术是现代经济发展的第一驱动力,在国际经济环境压力逐渐增大的当下,人工智能正被视为“经济转型的关键动力”,因而AI的竞争不仅是技术和产业的竞争,从本质上也是一场各个国家之间技术转化效率的争夺,而对于新加坡而言,如何在有限度的资源投入中,以人才为核心,建立起“非对称”AI技术优势,则是其能否把握住AI时代机遇的关键。

□刘志刚(互联网分析师)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