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在前面 干在难处——云南云龙脱贫摘帽经验启示

时政速递|来源:人民网2020-06-26 13:14:14|网络编辑:杨琪玉

\

云龙县委书记段冬梅(左二)深入建档立卡贫困户家中调研。(供图)

全县548公里县界,有217公里与列入“三区三州”的怒江州山水相连,山区面积占98.6%;全县20.8万人,少数民族占了87.88%,贫困发生率达23.9%;全县有4个深度贫困乡镇、24个深度贫困村,分别占全州深度贫困乡镇的80%和深度贫困村的15.7%……

这是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在脱贫攻坚中直面的贫情。

“弱在基础设施、难在产业增收、短在住房保障、缺在配套建设、急在资金投入、软在攻坚能力。”云龙县委书记段冬梅曾用36字总结了云龙脱贫攻坚面临的困难。

“弱、难、短、缺、急”基本可算客观困难,有国家扶贫政策支持,有中央、省、州各级党委政府关心,有对口帮扶单位帮扶,都能得到妥善解决。而攻坚能力的“软”,涉及主观能动性,攻坚能力不足,再多的政策支持和外部帮扶也无济于事。

如何破解?

“我们开展了‘顶在前面、干在难处’专项行动。”段冬梅说。

\

云龙县“党员突击队”誓师现场。(供图)

“三带头” 凝聚合力勇冲锋

“大山头上垛木房,三个石头搭火塘,无床无被地下睡,房破脊寒围火塘”,这句顺口溜,曾是云龙县检槽乡大工厂村小钢厂组傈僳族困难群众的真实生活写照,也是该县深度贫困地区群众脱贫以前的真实境遇。

自然条件恶劣、基础设施落后、群众居住分散、经济发展滞后……如何全面实现“两不愁三保障”,每一处每一点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没有比干更有效的途径。”段冬梅介绍,2018年 9月20日,大理州委在检槽乡召开现场会,提出了“顶在前面、干在难处”的攻坚口号,由此拉开了专项行动的序幕。

顶在前面、干在难处,如何落实?

“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和第一民生工程,坚决落实‘五级书记’抓扶贫和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工作责任制,领导干部坚决做到三个带头——带头一线调研、带头蹲点督导、带头破解难题,以干部的思想、身份、作风转变拧成干部带着干的‘一股绳’。”段冬梅说。

她介绍,县委县政府先后出台了“脱贫攻坚四项机制、干部作风十条、县委常委班子六条规定、各级干部五条规定”等刚性约束条款,明确县委常委、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政协主席分别挂包全县11个乡镇并担任乡镇脱贫攻坚第一书记,县级各部门领导分别挂钩86个行政村(社区),各乡镇又根据实际由领导干部带头层层划分了责任区。同时,逐级签订了3344份脱贫攻坚政治生命责任状。

领导带头、以上率下,凝聚了全力冲刺脱贫攻坚的合力。

“用脚步丈量贫情、用汗水体现实干。”段冬梅介绍,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全县86个行政村,自己每个村都走了两三遍。通过深入贫困村走访,进一步加深了对云龙贫困程度的认识,也增进了群众对党委政府的信任。

“原本以为一夜之间让农户想明白可能有困难,没想到第二天去村里一看,大家都在收东西做好了搬迁准备。”检槽乡党委书记徐云仙回忆,在动员检槽乡大工厂村小钢厂组的34户傈僳族群众搬迁过程中,县、乡各级领导都曾深入到村里做村民的思想动员工作,因为耐心细致沟通,村民们同意搬迁的速度超出了预期。

“工作重点突出出来,形成了任务清单,领导带头形成示范带动机制,严格执纪监督,工作落实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对“三带头”机制给检槽乡脱贫攻坚工作带来的促进作用,徐云仙如是总结道。

签了脱贫攻坚政治生命责任状,落实不了,咋办?

两个字:问责。

据云龙县扶贫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9年,云龙县扶贫领域立案查处117件123人,问责68人、4个村“两委”班子、4个村党总支;通报曝光61批次282人;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10件31人,立案查处7件12人,问责3件19人。

\

哪里有困难,党员干部就在哪里。(供图)

“三融入” 锤炼队伍敢担当

“顶在前面、干在难处”,除了刚性约束,也有温情的一面。

“2016年开始,县里帮扶贫干部都交了保险,定期对干部交心谈心,每次开会都要叮嘱他们注意出行安全,让扶贫干部轻装上阵。”段冬梅表示,在开展“顶在前面、干在难处”专项行动过程中,云龙县坚持正确的用人导向,注重从扶贫中干出实绩的人员中选拔干部,激励扶贫干部做到身融、心融、情融,打造“情况最了解、问题最清楚、工作最能干”的扶贫干部队伍。

今年26岁的李娇,2016年大学毕业后随男友一起来到了云龙,两人作为大学生村官被分到到了不同乡镇。李娇被分到了豆寺村。

刚来到村里,李娇面临的困难不少:语言不通;刚毕业入村,不知如何与群众打交道;在当地没有熟人,倍感孤独。

县委组织部定期的交心谈心、县里专门安排针对大学生村官的岗位招考、乡政府和村委会的关心照顾、村民的热情友好……一点一滴都在融化李娇的心。

李娇也在跟随村干部走村入户的过程中,学到了耐心、责任和沟通技巧。

“没想过离开吗?”

“脱贫攻坚以来,村干部经常是天黑后才回家,他们领着微薄的工资,舍家舍业扑在工作上,他们比我更不容易。”李娇说,几年来,豆寺村的一些村务工作和脱贫攻坚工作台账一直是自己在开展,如果离开,怕后继者接不上给村里带来不便。

为了表明坚持到底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决心,2019年,李娇考上长新乡的事业单位岗位后,又申请作为驻村扶贫队员继续扎根豆寺村。她还特地把户口从腾冲老家迁到了长新乡。

李娇不过是云龙县驻村扶贫队员中的普通一员。在开展“顶在前面、干在难处”专项行动中,践行“身融、心融、情融”的案例还有很多。

2018年初,云龙县白石镇双龙村驻村书记韩世奇初到村里挂钩扶贫时,母亲已85岁,女儿又在上高中,工作忙碌的妻子根本无暇照顾老人。

驻村扶贫是大事,必须心无旁骛。韩世奇便和妻子想出了一个“忠孝两全”的办法:将母亲接到村里照顾,自己工作之余还能陪她说说话,妻子则在家照顾孩子的学习和生活。

母亲知道后很是支持。就这样,2018年6月,韩世奇的母亲成为双龙村的新“村民”。

“走在扶贫这条路上,只要群众幸福,再苦再累也值得。”这是韩世奇的扶贫心语。

2017年,云龙县委政研室干部李云霞与团结乡河南村新纳入建档立卡户的字胜昌一家结为了“亲家”。到字胜昌家走访时,得知他年近80岁的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左眼已失明 3 年、不时发出阵阵咳嗽后,李云霞特地找了医生上门为老人义诊,当得知老人的病可以治好后,她又帮忙去联系医院、办理住院手续、购买住院所需的各种生活用品……

“李云霞是我的‘小女儿’,比亲女儿还要好!”治好了病,字胜昌的母亲逢人便这样夸李云霞。

一个个践行“身融、心融、情融”的扶贫干部,为云龙县的脱贫攻坚注入了强大动力。

据统计,2015年以来,云龙县共提拔使用脱贫攻坚领域干出实绩的干部107名。

\

检槽乡哨上村党总支书记尹志芳在合作社蔬菜基地指导农户种植。(供图)

“三争先” 培育能人强动力

“‘顶在前面、干在难处’不是喊口号,作为村里的党员干部,就要主动作为,当好致富带头人。”这是检槽乡哨上村党总支书记尹志芳的真情告白。

对尹志芳来说,当好致富带头人,可不是随便说说,先看他的成绩单:2013年发动村里11户农户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其中有建档立卡户5户,发展到2017年已有87户建档立卡户加入,且这些贫困户当年就全部脱贫退出;2018年在乡党委政府帮助下,联合检槽乡6个村的合作社,在乡政府驻地组建了“十方福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带领合作联合社在2019年实现线下农产品销售2200多万元、线上销售130多万元,带动646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致富。

其实,靠着早些年贩卖土特产积累的市场经验和销售渠道,这些年如果单干,尹志芳早是百万富翁。但他却选择了领着群众干、带着群众赚。

“家里曾经在村里比较困难,是党组织的精心引导,让我在20岁入了党,我不能辜负组织的培养。” 尹志芳说。

尹志芳不过是云龙405个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中的一员。 据了解,在开展“顶在前面、干在难处”专项行动中,云龙通过实施“领头雁”培养工程,大力培养自强感恩争先、致富带富争先、热心奉献争先的“领头雁”担任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强堡垒、兴产业,切实增强贫困乡村的造血功能。

在云龙县长新乡丰华村大岩场组,出生贫寒的村民杨娟花,靠养猪致富后,创立了“长新乡大岩场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通过自繁自养”和“委托代养”两种模式,推动合作社发展成为年出栏6万头、产值逾8000万元的的大型养殖合作社,辐射带动长新乡12个村委会和周边白石、检槽、宝丰3个乡镇1657户农户增收致富。

同时,在合作社发展过程中,作为党员的杨娟花,积极推动合作社内的技能党员、先富党员与贫困户“一帮一”“户对户”结对帮扶。她也主动挂包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资金、技术支持,帮助挂包的贫困户脱贫摘帽。

“涓涓细流,汇成大江大海。”段冬梅说,通过开展“顶在前面、干在难处”专项行动,在全县形成了“我是干部跟我上,我是党员跟我干”的脱贫攻坚氛围。全县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纯收入也由2015年的2880.84元增加到2019年的8974.49元。

2020年5月16日,经过重重考核评估,云南省政府批准云龙县退出贫困县。

在这之前的第三方评估检查中,云龙取得了零漏评、零错退、零举证和群众满意度较高的“三零一高”好成绩。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们体味到了。”到云龙任职8年,深入参与云龙脱贫攻坚的段冬梅意味深长地说。

【原文链接】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