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大汛,要下绣花功夫也需久久为功

时政速递|来源:光明日报2020-07-16 15:33:40|网络编辑:王琳

  【经济界面】    

  光明日报记者 陈晨

  告急!告急!7月以来,江西赣北和赣中北部地区降雨总量达常年的3倍以上;鄱阳湖4个水文站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且水位仍在上涨。14日,安徽省长江干流全线超持续超警戒水位,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命令,要求安庆、池州、铜陵、芜湖、马鞍山5市做好长江江心洲和外滩圩人员撤离工作。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

  升级!升级!7月10日,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升级发布鄱阳湖湖口附近江段、鄱阳湖湖区洪水红色预警;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11日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国家防总、水利部12日分别将防汛和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升至Ⅱ级,各地各部门全力展开抢险救灾。

  当前,防汛进入关键时期,我国汛情灾情如何?防大汛抗大灾,我们能打出哪些牌?我国防灾减灾体系还存在哪些短板?这些短板如何补齐?

  1.6月以来连续40天发布暴雨预警 降雨集中频繁致长江、太湖流域防汛形势严峻

  【数字】

  湖南省岳阳市七里山,洞庭湖及长江流域水情“晴雨表”——城陵矶水文站“注视”着浩渺湖面,堤坝边立着的水位刻度牌显示,该站历史最高水位是1998年8月20日的35.94米。7月12日5时30分,城陵矶水文站出现洪峰水位34.58米,超出保证水位(34.55米)0.03米,13日15时,城陵矶站水位为34.43米,超出警戒水位1.93米。同样,鄱阳湖流域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防汛压力。12日零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湖水突破1998年洪水位22.52米的历史极值。卫星监测报告,7月2日到8日,短短七天,鄱阳湖面积扩张到近10年最大规模,达4206平方公里。

  当前汛情的严峻形势,由此可见一斑。6月2日至7月12日6时,中央气象台连续40天发布暴雨预警,成为2007年开展暴雨预警业务以来历时最长的一次,南方地区暴雨洪水集中频繁发生,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更新到7月13日的数据显示,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长江、黄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太湖先后发生1号洪水;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

  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表示,和往年相比,今年汛情主要呈现四方面特点:一是降雨很集中,6月份以来,强降雨集中在长江、太湖等流域,长江流域平均降雨量列1961年以来第一位,长江太湖流域累计降雨量比多年平均多5成到1.6倍。“其中雨量最大的点在江西婺源,6月份以来降雨量达1966毫米。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北京年均降雨量是630毫米,这意味着婺源这一个点6月份以来下了北京三年的雨。”叶建春进一步解释说,二是洪水比较集中,433条发生超警以上洪水的河流中有422条在南方;三是长江和太湖洪水并发;四是中小河流洪水多发重发,中小河流有397条超警,其中有100条超保,比例很高,其中还有27条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比如重庆綦江的水位8小时涨了10米。

  人们普遍关心此次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与1998年我国南方特大暴雨相比如何,国家气候中心副研究员翟建青回应称,综合考虑范围、持续时间和雨量发现,6月27日至7月9日,我国南方区域性暴雨天气过程综合强度为1961年来第五强,1998年为第一强。与1998年洪水相比,今年6月27日至7月9日的南方区域性暴雨天气过程具有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等特点。

  “目前为止,长江流域平均降水量比常年平均多出51%,它不能简单地和1998年相比,1998年是雨带北抬之后又回到长江中下游,一直延续到8月下旬,持续时间非常长,长江大堤长期被水浸泡,抢险难度较大。从气象角度来说,未来雨带会北抬,影响我国北方地区,目前出现与1998年那种相似的持续两个月集中降水的可能性不大。”国家减灾委员会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指出。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的到来,让人们格外关注未来雨情汛情走向。叶建春表示,后期雨带预计将北抬,黄河中游、海河南系、松花江辽河、淮河等北方河流可能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同时,长江、太湖由于目前水位已经比较高,形势依然严峻。“据预测,7月中下旬雨带东段北抬,但长江上中游地区仍有明显降水。虽然长江干流监利至大通江段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缓退,但到14日18时仍超警0.12-2.76米,长江流域防汛压力不会减轻,水位继续维持高位的状况预计持续到七月下旬甚至八月中旬,太湖水位也可能超保。”水利部水文水资源监测预报中心副主任刘志雨强调。

  2.2297座水库拦洪647亿立方米 尽最大努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现场】

  7月12日16时5分,赶在晚上洪峰到来前,一艘印有“长江水文”字样的水文测船“水文107”从武汉汉口江滩长江水文码头起航,向水而行,驶向位于武汉关下游5400米处的汉口水文站测流断面,收集洪峰来临前断面高洪流量及单样含沙量。对流量测验数据校核后,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中游局汉口分局的江海力在记录本上写下“26测次、流量56300m3/s”等数据,并随即报送至水情分中心。两分钟后,长江水情APP里,显示出此次流量测验的数据。

  准确勘测监测、及时报送信息、科学预测预报,作为防汛的“尖兵”“耳目”,水情预报预测早一点,准一点,就能为防汛赢得更多主动权。对此,水利部充分利用集自动测报、网络传输、高效处理、预测预报于一体的水文监测预报体系和12万余个报汛站,强化监测预报。“近两年,我国洪水预报的预见期平均延长1—2天,洪水预报精度平均提高5%,南方从原来的85%提升到现在的90%,北方预报准确率达70%。此外,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近年来在中小河流预警预报上得到应用,提升了预报能力。”刘志雨告诉记者。

  愈发科学精细的不只预报预测,还有水库调度。7月12日23点,武汉洪峰过境,并持续到13日白天,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陈桂亚用“比较胖”“比较平缓”来形容此次洪峰,“胖”的原因除了沉积出湖的水量相对稳定,还在于三峡水库一直控制1.9万立方米每秒的流量。截至7月12日晚,三峡水库共拦蓄洪水约30亿立方米,相当于减少了210多个西湖的下泄水量。目前,长江流域有30座纳入联合调度的大型水库发挥了拦洪错峰作用,有效降低了中下游和两湖地区水位,减轻了防洪压力。据统计,在全国,水利部对2297座(次)水库进行科学精细调度,共拦洪647亿立方米,避免了723万人转移。

  “人员短缺,调配紧张,江洲在外乡亲们,江洲需要你!”前不久,一封来自江西九江柴桑区江洲镇的长信广泛流传,看到这封“家书”,不少外地江洲人捐赠物资,更有约3000名青壮年直接返乡加入防汛队伍。“我们成年了,可以保护自己的家园。”返乡的在校大学生徐欣在堤坝忙活着沙子的袋装和搬运工作。从九江市内返回江洲镇的邹太勇一直忙着巡查堤坝,“洪水发生后,我就开始筹备物资,带着物资一起回来的。这是我的家,守住家是我们的责任。”邹太勇说。目前,江洲镇居民已分批撤离,18至65岁身体健康的青壮年留下参与防汛,还有六百多名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在全力奋战。

  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抢险和救援。13日,应急管理部紧急调派1000名抗洪抢险、水域救援等专业消防救援指战员,支援鄱阳湖等重点区域抗洪救援。“国家防总统筹抢险力量,先后出动4.7万人次,营救和疏散转移遇险群众7.6万人,加强与解放军、武警部队协调联动,对接中央企业工程抢险队伍203支,积极协调引导社会救援力量参与抢险救灾。入汛以来,全国洪涝灾害受灾人口、死亡失踪人数、倒塌房屋数量和直接经济损失,与近5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7.3%、51.2%、69.3%和9.4%。”郑国光12日表示。

  应对防汛大考,绣花功夫还体现在更多地方——30多万人在长江中下游、太湖流域省市上堤巡查,及时发现险情并进行处置;加强监管,保障水库度汛安全;水利部把山洪灾害作为防御重点,指导督促各地加强隐患排查,累计发送预警短信1505万条,启动预警广播10.5万多次,为群众及时转移争取时间……

  3.加快补齐工程和非工程短板 构建人与河湖和谐共处理念

  【思考】

  下一阶段,水利部将在做好南方防汛的同时,继续紧盯超标洪水、水库失事、山洪灾害“三大风险”,指导北方等地做好各项水旱灾害防御工作。国家防总也将继续压实防汛责任,盯紧薄弱环节,强化抢险救援,妥善做好灾后救助。但从更长远的视角来看,今年防汛大考中,我国在水旱灾害防御上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和短板,并不是“下一阶段”就能马上解决的,还需要长远谋划、久久为功。

  今年入汛以来,太湖流域依靠精细调度骨干工程,全力外排洪水,汛情得到缓解。但即便是防洪减灾调控能力较强的太湖流域,仍面临着洪水外排能力不足等问题。“今后要继续完善防洪工程体系,抓紧推进吴淞江、望虞河后续、太浦河后续等骨干工程开工建设;完善太湖调蓄、北向长江引排、东出黄浦江供排、南排杭州湾的流域综合治理格局。”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苏州管理局副局长郑春锋表示。

  窥一斑而知全豹。从全国的情况来看,今年汛期,一方面科学调度水工程的作用体现出加快建设重大水利工程的必要性,另一方面一些地方出现的险情暴露出我国的防洪减灾体系尚不完善。同时,我国特殊的自然地理、气候条件及发展阶段,决定了治水任务的长期性和艰巨性,长远来看,我国亟须补齐重大水利基础设施短板。

  对此,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了今年及后续150项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安排,要求抓紧推进建设,促进扩大有效投资,增强防御水旱灾害能力。这些工程实施后,预计可以新增防洪库容约90亿立方米,治理河道长度约2950公里,新增灌溉面积约2800万亩,增加年供水能力约420亿立方米。

  大江大河防洪标准显著提高了,中小河流呢?“中小河流防洪标准较低,堤防的质量较差,所以每年都是防汛的薄弱环节。”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王章立坦言,在提醒地方加强中小河流巡查,及时发现险情、及时抢护的同时,水利部将通过河长制、河湖“清四乱”等工作的推进,加大对中小河流治理力度。

  采访中,有专家表示,当前洪涝灾害防御工作的薄弱环节表现在城市洪涝问题日益突出,中小河流防洪能力低,病险水库数量多,蓄滞洪区启用难,部分干部群众防洪意识不强、抗洪抢险实战经验不足等。一些工程性在短期无法补齐的情况下,需要在监测预报预警、方案预案、组织动员、队伍物资准备等非工程措施方面进行弥补。

  多位专家指出,受气候条件影响,水旱灾害频繁且严重是我国国情。洪水不可能被完全消除,洪涝灾害防治也不可能有一劳永逸的工程手段。从经济合理和现实情况出发,防洪设施只能达到一定设计标准,而洪水则具有很大的随机性。因此,防洪减灾实际上是对洪水灾害的抗御和风险管理,指导思想是从无序、无节制地与水争地,转变为有序、可持续地与洪水协调共处,对大自然保持敬畏,为洪水找到出路,建立更和谐、良好的人与河流、与湖泊的关系。

  《光明日报》( 2020年07月16日 11版)

【原文链接】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