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使用“健康码”有困难 各地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国内新闻|来源:广州日报2020-11-02 11:39:56|网络编辑:杨琪玉

  社区“手机班” 长者学得欢

  社工服务站关注老人出行、就医、预约、支付等需求 协助老人跨入“智能化时代”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少老年人使用“健康码”遇到困难,日前,多个城市纷纷推出无健康码通道。在广州,许多社区都为长者提供“手机班”服务,教授微信的使用方法。10月28日上午,在大东街社工站,来自广州市公用事业高级技工学校计算机服务社的10余位同学正在给社区的14位长者“学生”上课。据近日广州日报“花城老友记”联合多家社工组织开展的一项微调研,589名接受调研的长者中,超过一半表示希望“尽量学会更多智能技术”。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琳、苏赞 策划/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嵇沈玲

  现象:老人使用“健康码”有困难 各地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我一定要学会穗康码!”在一堂手机学习班上,周阿姨一边按志愿者告知的步骤尝试操作穗康码,一边告诉记者:“我经常要带孙女出门、去医院,因为不会用穗康码,经常要到处找人帮忙。”虽然大多数路人愿意帮忙,她还是认为“靠自己最好”。

  老年人使用“健康码”遇到困难的现象受到关注,各地开始积极寻求解决方案。继无锡为老年人开通无健康码通道后,近日,西安、厦门等地纷纷在车站、医院推出无健康码通道,无法领取出示健康码的人员只需填写《流行病学调查承诺书》,也可顺利进入。与此同时,上海创新实施“AI+随申码”,已注册市民靠“刷脸”就可以自动识别身份、体温测试以及随申码验证。

  记者走访广州多处需要出示穗康码的场所,发现均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广东省博物馆观众服务部主任聂柯妍表示,对于包括长者在内的没有智能手机或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群体,博物馆在现场安排人员协助他们做好入馆和出行的基础准备工作。据星海音乐厅工作人员介绍,对于无法提供穗康码入场的长者观众,现场工作人员会引导、协助其填写个人信息采集表。

  除了穗康码,出入这些公共场所的长者也面临其他智能化服务带来的困难,如预约、购票、退票等。在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正门,保安告诉记者,须预约后才可入馆。记者看到,门口立着在线预约流程说明海报以及进馆预约电话的告示。广州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介绍称,入馆需要预约和出示穗康码,图书馆在门口安排工作人员帮助长者在公众号进行现场预约,门口的借还书设施也有工作人员辅助长者操作,如果当天预约名额已满,长者需要借书,可以写下书名,由馆员代为找书。

  聂柯妍称,广东省博物馆在发展智能化设施的同时,也同步发展传统手段:“在线上预约的同时,我们也提供电话预约渠道;微信导览方便使用智能手机的人群,同时继续采用人工讲解方式和传统导览器。”

 长者:最怕操作失误导致损失 遇到问题更愿意求助社工

  近日,广州日报“花城老友记”联合多家社工组织开展一项微调研,在回答“影响学习熟悉智能信息技术的因素有哪些”时, 56.37%的长者认为技术本身较复杂,半数长者担心操作失误。

  建设街社工服务站社工志滔在工作中发现,不能熟练操作智能手机的长者,多半是因为操作步骤较多。同时,老人们也担心操作失误导致财物损失或手机损坏。志滔说:“现在手机支付普及,长者们想使用,但担心遇到陷阱。”

  10月25日广州市老龄委发布的《2019年广州老龄事业发展报告和老年人口数据手册》显示,严厉打击侵害老年群体的电信诈骗犯罪,市区两级反诈中心劝阻成功率达98.7%,为以老年人为主的受骗群众挽回损失6.05亿元。

  广州市公用事业高级技工学校计算机服务社的带队老师叶老师强调,在社区服务中,他们多次为老年人提供防诈骗课程,还帮老人们检查手机上是否有恶意软件,提醒他们不要在微信钱包中存入太多钱,且建议不在微信绑定银行卡。

  “有的长者很愿意尝试主流的智能化方式,有的不太愿意因为社会的变化改变自己;有的长者想学,但记性不好,经常忘记。”志滔说,虽然家里人也会教他们,但某些步骤需要多次讲解才能令老人们理解,多次重复才能令他们记得,有时家人在沟通过程缺少耐性,老人们就会产生“不麻烦家里人”的想法,甚至更愿意求助于社工。

 措施:“社区高龄独居长者陪诊支持计划”协助老人就医

  10月23日,民政部在北京召开2020年第四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提出将以老年人为中心,推动解决老年人在民政服务中遇到的智能技术困难,主要是加强培训指导,帮助广大老年人克服不会用、不敢用、不能用智能技术的困难。其次是在民政服务领域继续保留人工服务、面对面的服务方式,并联合相关部门,深入研究老年人在智能技术中遇到的困难,提高涉老智能产品的适老性,满足老年人在出行、就医、预约服务、线上消费等方面的需求。

  记者了解到,大多数社工服务站对老人的辅导都在致力于解决上述问题。据农林街社工站社工林洁珊介绍:“有些老人没有智能手机,或对智能手机的操作不熟悉,到医院排队挂号耗时过长又费力伤神。”因此,“社区高龄独居长者陪诊支持计划”专门针对有需要的长者进行网上预约挂号,此外,该项目向高龄独居长者提供协助购药取药、陪伴外出就医、获取医疗保健信息等服务。

  在大东街社工站手机课上对14位长者进行问卷调查后获悉,所有长者都有使用手机预约就医的需求,其中11位已学会线上挂号,6位学会到院报到,5位会查看检验结果。

  79岁的孔阿姨被大东街社工站社工谢梦颐称为“科代表”。刚上完手机课,她就兴冲冲地去自提团购的日常用品。微信、出行、支付、预约,她样样精通,还懂各种线上购物方法,最近更是热衷于社区团购。“现在,我想吃啥就手机下单,”孔阿姨笑着说,“智能手机越学越想学,学无止境!”

  观点:老年人也可以参与到社会创新中

  “您如何看待不能使用好手机的智能化功能或智能化设施/服务?”面对微调研中的问题,过半长者表示“要尽量学会更多智能技术”,有37.01%的老人觉得自己落后了,甚至有8.11%的老人表示“如果学不会我就尽量减少出门”。

  一位长者在调查问卷中提出:“希望保留传统生活服务,给长者充分的学习时间和过渡”“公共场所多一些志愿者指导长者”“多宣传,多普及,多改善,让智能生活更简便,消除老人的心理障碍”。

  “进入老龄化社会,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不得不面对智能化带来的困难。”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大众要对老年人报以宽容,无论是他们的学习能力下降,还是逐渐消失。他强调,过度依赖智能化,很可能会丢失对老人的尊重,忽略了老人的价值,尤其是他们人生数十年经历沉淀下的丰富经验。

  “很多人认为人年纪大了就只能养老,但我认为,一个人活着,即使年纪大了,也可以创造财富,和年轻人一样,甚至超过年轻人。” 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公益发展研究院院长徐家良教授表示,老年人养老、养生是遵循自然规律,但同时也可能为社会创造财富,“每一个人都有创新的使命和责任,老年人也可以参与到社会创新中。”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支持指导

广西广播电视台 主办

本网站由北部湾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