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如磐 勇担使命 ——追记博白县公安局优秀共产党员宾业福

广西新闻|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2021-08-03 08:22:38|网络编辑:孟宪静

6月30日,陆川县清湖镇群众余某来到宾业福在北京的工作场所,留下一袋鱼干。“这是特地从玉林带来的,听说宾哥住院了,麻烦转交给他。”

他口中的“宾哥”,就是博白县公安局机要通信室副主任宾业福。宾业福2012年开始长期驻京工作,多年来,他始终站稳群众立场,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而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宾哥”。

然而,这袋鱼干他再也吃不上了——7月3日,病倒17天的宾业福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生命永远定格在58岁。这名十年如一日坚守一线的安保尖兵,用生命践行了人民警察为人民的神圣职责,生动诠释了新时代公安民警的初心使命。他牺牲后,公安部发来唁电,对宾业福以实际行动践行“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总要求给予充分肯定。

“他天生有一副热心肠”

宾业福是博白人,亚山镇是其从警第一站,在这里工作了11年,从一名普通民警成长为派出所所长。

宾业福乐善好施的故事,在亚山镇有“一箩筐”。今年20岁的谢超是亚山镇温罗村人。2005年,谢超父亲意外去世后,宾业福资助他直至今年从东莞市技师学院毕业。“我小学、初中入学的事,是宾伯伯一手帮操办的,大部分学费与生活费是他给的。”谢超说:“在我心里,他就像父亲一样。”

今年6月20日父亲节,谢超像往常一样给宾业福发去节日祝福,迟迟不见回复,未料等来的却是噩耗。

“宾哥是个天生的热心肠,见不得群众受苦受穷。”博白县公安局政工室主任邓源松说。一次,宾业福下乡看到四维村村民庞生一家住在一间茅草房里。春节期间,趁着聚会,宾业福发动同学捐款,为庞家建起了平房。

对群众慷慨的宾业福,对自己和家人却近乎吝啬。“老宾从警后,我们一家唯一一次去旅游,还是女儿小学毕业时去南宁青秀山玩。”妻子黄梅英说:“他事业心强、乐于助人,嫁给这样的男人,我很知足。”

“群众路线是制胜法宝”

宾业福从警,其实是“半路出家”。他曾先后在博白县中学、玉林师范学院任教。1993年10月,三十而立的宾业福经过层层考核,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非科班出身,就要“笨鸟先飞”。“他的房间,最多的是法律和侦查办案业务书籍,是所里的‘百科全书’。”民警庞言新说。

亚山镇靠近博白县城,是人口大镇,当时治安状况不佳。宾业福一有空就骑着摩托车走村入户访民情听民声。博白素有崇文重教传统,有过从教经历的宾业福很快与群众打成一片。“人民公安为人民,要充分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宾业福常常说。

在群众眼里成天笑眯眯的宾业福也有怒发冲冠时。宾业福与同事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让其成为一些人的“眼中钉”,有村霸曾放言要对他“不客气”。

“怕不法分子,还干什么公安!”宾业福独自来到该村村口,村霸胆怯了,未敢露面。

群众路线是制胜法宝。1996年2月5日凌晨,一辆从海南开往玉林的大班车,途经博白县亚山镇清湖坡路段时,被车上歹徒持枪抢劫,车上40多名乘客共被抢走现金18万余元,劫匪逃之夭夭。

经调查走访,充分发动群众,发现亚山镇田旺村冯某、冯某贵有重大嫌疑。在宾业福劝说下,家属说出了嫌犯逃往云南、贵州等地的重要线索。随后,宾业福与专案组侦查人员乘车辗转贵州、广东、云南等地,历经数月,将两人抓获归案。

从警28年以来,宾业福长期扎根基层一线,共破获各类大案要案300余起,曾荣立个人三等功,获评优秀共产党员5次、个人嘉奖6次。

“我是党员,服从组织安排”

2008年8月8日,奥运会在北京举行,宾业福首次被组织派往北京开展接待服务群众工作。

从这一天开始,他慢慢成为了北京的“活地图”。

2012年5月,宾业福再次告别妻子、女儿,独自一人奔赴北京,一干就是10年,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必须服从组织安排。”这是宾业福经常说的一句话。

“接待服务工作,白天靠嘴,晚上要手脑并用,梳理核实各种资料,协商汇总细化方案。”跟宾业福工作在一起的民警梁育秋说,工作最忙的时候,宾业福一天要接待数十名群众,别的同事休息了,他还在和群众沟通。

在同事眼里,宾业福是个工作狂。10年来,他把北京走了个遍,成了“百事通”。

虽然换了地方、换了工作岗位,但宾业福还是那个乐于助人的宾哥。在北京期间,因接待能力有限,床位不够时,宾业福常常把房间让给年龄大的群众,自己则在大堂打地铺。

10年来,宾业福帮助过的群众不计其数,经他服务后满意而归的群众多达上千。“有困难,找宾哥。”跟宾业福打过交道的群众都这么说。

“老毛病了,挺过这段时间再说”

在联络处宾业福办公室里,两个蛇皮袋里,装满了中草药。由于常年高强度工作及作息不规律,宾业福积劳成疾,患上了糖尿病综合征、高血压等疾病。

“几年前,老宾就是个‘药罐子’了。”妻子黄梅英说,她曾多次劝说宾业福歇一歇。宾业福手一挥,说:“过几年就退休了,退了再说。”

今年,宾业福因食欲下降和失眠导致精神不振,原本合身的裤子变得松垮了。“宾哥,还是去趟医院做个系统检查吧。”梁育秋多次劝说。“没事,老毛病了。挺过这段时间再说……”宾业福答道。

不曾想,他最终没能挺过来。

宾业福曾不止一次地对妻子说:“因为工作关系,我们要长年两地分居,我不是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但这就是我的工作,只能请你和女儿谅解了。”

宾业福的确亏欠家庭太多了。2016年的冬天,首都银装素裹。宾业福邀请妻子到北京游玩,两人才刚到大前门,宾业福的电话响了。“我有任务,你先自己去逛。”

当天,从没出过远门的黄梅英含泪一人逛了北京城,最后独自乘坐地铁回来。这也是宾业福唯一一次邀请妻子到京。

去年11月,黄梅英住院。手术前,她数次拿起电话,想打给宾业福。最终,还是拨通在南宁工作的女儿的电话,让她赶回博白。

斯人已逝,最让黄梅英痛心遗憾的是,这些年来,丈夫常年在外,女儿外出求学、工作,一家三口聚少离多,连一张全家福也没留下。

(记者 邓盛龙  通讯员 朱喜)

网友评论 [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专题回顾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支持指导

广西广播电视台 主办

本网站由北部湾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