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美丽叫“高温下的坚守”。首府南宁,虽然云层偶尔会遮挡住阳光,但天气依然不凉快。这样的高温广西已经持续了多日,在这样的温度下,人即便只是站在阳光下不动,不一会儿也会出一身汗。但是,在这样的高温下,仍有很多人坚守在工作岗位,保护着城市的安全、卫生、为人们送去食物……城市因他们的存在,正常运转着。

31岁的王荣台从业5年,已是行家里手,他的搭档是同乡王金良。他们一起搭档从事空调安装的高空作业。

  

7月28日上午12时,城区气温直逼40℃,记者跟随王荣台搭档二人,体验高温下的空调安装工作。

一天最多装了15台空调

  

记者来到位于青秀区的柳沙丽园小区时,王荣台和搭档正准备为一户家住13层的业主安装空调。两人身上穿的蓝色工作服已汗湿一大片。

  

“整天在高温下工作,劳动强度大,工作服从没干过,一天结束衣服上都会出现大片白花花的盐渍。” 王荣台说,“我们吃饭的时间也不会有固定的,走到哪里吃到哪里,路边的只要带钱哪里都有得吃,天气热的话,都是晚上十二点左右才收工,早上七点半这样出去,最忙时一天装了15台空调,全天几乎没歇过。”

  

进入用户家后,王荣台和搭档开始忙碌起来:“这家的空调装起来相对容易一些,室外有专门置放空调的阳台。”不过,让王荣台头疼的是,用户卧室窗户的上檐不够宽。

  

10多分钟后,安装工作准备就绪,两人托举着将挂机安装到位。

最难装的是空调外机。王荣台麻利地绑起安全带,一头系在腰间,另一头递给搭档王金良,王金良将绳索往布满汗珠的手臂上缠了几圈,用力拽住。王荣台随后翻出窗外,站稳后,将绳索固定在阳台的栏杆上,这时,搭档王金良可以松开绳索,而等王金良松开绳索,他的手臂也被勒出一道红印。

扛起重达69公斤的外机,王金良将其放到窗台上。窗外站着的王荣台接过后,一把将外机放上阳台,随后开始安装、抽真空等后续操作。虽然站在背阴位置,但吹来的热风仍让王荣台大汗淋漓。

一天喝掉20瓶水

一脚踩在阳台檐上,一脚踩在装好的支架上,火辣辣的太阳光射下来,王荣台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固定好位置,接上管道,检查无误后,他爬回屋内。“算起来,工作一天近一半时间都是这样在空中‘飘着’,这根绳子就是我们的‘保命绳’。”他说,经常的室外高空作业,腿上常有碰伤。

离开前,女户主拿出两瓶水给他们,推辞不过,王荣台和王金良喝了起来。“实在太热了,需要赶紧补充水分,以免脱水中暑。” 王荣台说,一天忙下来,他要喝掉近20瓶水。

■记者手记

请给他们多一份尊重

空调安装绝不只是在墙上开个洞、装上支架、把室内外两个机器连起来那么简单,它是一项精密的技术活,也是一项体力活。从事这项工作,需要面对难以忍受的高温、高空作业的危险、超高的劳动强度。在高温炙烤下,安装师傅们安装了空调却无暇享受空调,他们为千家万户送去清凉,他们需要理解,值得尊敬。

穿着密不透风的绝缘服,被热辣辣的太阳直射一个多小时,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是难以想象的痛苦。但对南宁市供电公司带电作业人员来说已成习惯,他们像“特种兵”一样全副武装,登上十几米高的电杆,在正常运行的10千伏带电线路上,熟练地操作,为迎峰度夏期间的电力供应保驾护航。

带电作业班组长 张伟:

  

“带电作业是一个特种作业,技术要求高,劳动强度强,当然也有一定的危险性。穿这个衣服特别热,像前天,我们就有一位同志中暑了,因为这个绝缘披肩和绝缘手套是密不透风的,而且比较厚,温度特别高,但是为了居民用电,我们还是要克服一下。”

带电作业班组 韦增靖:

  

在一个多小时的高温带电作业后,韦增靖和同事们搭乘的升降台缓缓从电线杆的顶端降下,重回地面脱下绝缘服后,韦增靖顺手倒出手套里积攒的汗水,胳膊和手都已泡得发白,豆大的汗珠从脸上落下,蓝工装已被汗水浸透为深蓝色,整个人像被水洗过一样。

  

“上面的气温是不是很高?”记者问韦增靖。

  

“很高,很热。” 韦增靖答道,“但为了老百姓的清凉,我们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数据显示,至记者截稿,南宁供电局带电作业班组今年出动600余次,为居民提供用电保障20221724千瓦/时,减少居民停电42516小时。

记者手记:

供电局带电作业的工作者做着高空高危工作,炎炎夏日,他们更是自身的坚守和汗水保障了居民的用电安全。我们能够做到的,除了理解他们,更需要安全用电,节约用电,向他们致敬。

7月28日上午10点,南宁室外的温度已经高达到35度 ,在桂雅路中石化加油站,王国梅已经在烈日下游走了两个小时。

她是车辆引导员

  

“过来过来,上前面,你要往前面来,放在那里不安全,你要往里面一点”,王国梅的嗓门很大, 顾客的车辆刚开到加油站的入口,就能听到她远远的呼唤。王国梅今天的主要工作是车辆引导员,这份在外人看起来简单的工作,王国梅却把它看得极其重要:“每一天车辆的进站很多,平时我们要非常注意的是,第一时间把顾客的车辆指引到位,让顾客感受到我们加油站的每一次服务,都让他能够感到满意”。

  

上午11点,骄阳似火,王国梅的热情似乎并没有因为烈日退减,这份工作的性质注定了她不能一直站在屋檐阴处。只要有车进来,她就主动地站到烈日下,指引车辆进站。王国梅告诉记者,高温天气以来,公司给他们每个人都配备了帽子,还有解暑的饮料,天气虽热,心里还是很凉快的。和记者没聊上两句,她又小跑着去指引车辆去了。

 

她是车辆加油员

“你每天的工作就是指引车辆吗?”“怎么可能!”王国梅被记者的疑问逗笑了。随着现在越来越多的车主开始喜欢上省时省事的自助加油,很多加油员似乎成了“闲置人员”,但在王国梅看来,现在还是一样忙。

“首先当我们顾客进站的时候,我们先让顾客停好车,然后确认油品......”王国梅给记者演示着整个加油的过程。打开油箱,提枪加油,整个流程下来,王国梅已经后背湿透。她却还笑着说“正常”。

当问及是否会遇到刁难的客人时, 王国梅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微微地点点头,“因为我们是服务行业嘛,一般好讲的不好讲的顾客都会有。当我们遇到不好讲的顾客,我们肯定要以顾客为主,尽量的在顾客不刁难的情况下,能够让他满意地离开就让他满意地离开。”

■记者手记

和王国梅聊天的过程中,记者越发感受到她的乐观, 打开了话夹子就停不下来。 她说,自己已经在中国石化工作了十年,爱人也是中国石化的,老人在家照顾孩子,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爱自己的家人已经足够。 而对于高温,她不愿说太多,只希望天气炎热,如有服务不到位,顾客能够多多理解他们。 而我们能做什么?我想,应该是对他们工作的一份尊重吧。

一辆电动车、两个提水器、搭在车上的帆布袋,这是他工作的全部家当。上午10点,烈日当空,在接到客服的任务后,他要把九桶水送到四个点,这只是他每天工作量的八分之一。他叫谭耀欣,91年出生,初中毕业后他就到广东打工,由于没学历没技术,工作了几年也没赚到什么钱,后来回到南宁选择了这份送水的工作,一干就是两年多。

选择这份工作

阳光火辣辣的洒在谭耀欣黝黑的脸庞上。二十六岁的他,眼神有一种同龄人中少见的淡定和谦和。在广东打工的那几年他也曾经迷茫,最后他选择了回广西。谈起为什么要选择送水工这份工作,谭耀欣笑着说:“因为待遇还可以,在南宁的话这份工资算还不错的。刚开始是觉得很辛苦,但做久了也习惯了。加上在南宁市工作,回老家(邕宁)只要一个小时,方便经常回家看望家人。”

入行时经常迷路

炎炎夏日,每天在近40℃的户外辗转送水,每桶水30斤的重量,曾经徒手将水扛上九楼,累得手脚都发抖。虽然辛苦,但年轻的谭耀欣似乎克服得不错,可是也有无奈的时候。

“刚开始真的觉得很难。因为对南宁的路不熟,找到客户的地址要花些时间,有时候送水送晚了,会被客户抱怨说怎么那么久啊。”他说道:“听到客户的抱怨有时候很无奈,只能跟他们解释一下。不过现在做久了,对老客户的地址都比较熟悉了,不像刚开始绕很久才找得到。”

最想做的一件事

把两桶水提上没有电梯的七楼,中途谭耀欣需要短暂的休息两次喘喘气。短短几分钟,汗珠已经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住在七楼的客户对他连声说着谢谢,谭耀欣露出腼腆的笑容,将换下的空水桶拿下楼之后,他马上又要赶到下一个客户家送水。此时已是中午12点半,他还要送完车上的四桶水才能吃午饭,中午大约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每个月可以休息四天。

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谭耀欣也有着自己的朴实而美好的梦想。他说:“工作上,就是想把水送好,不辜负老板和客户的信任。然后想存钱买一台小汽车,有了小汽车找女朋友可能会容易些吧,回家看爸妈的时候也方便一点。”

记者手记

这座车水马龙的城市中,不知有多少像谭耀欣一样的送水工,他们总会在我们需要的时候,风雨无阻的将水送到我们的家中。正是因为他们的坚守和付出,才让这个夏季多了一份清凉。当送水工轻轻敲开您家门的时候,千万别忘了道声感谢,给予一份笑容,让他们的夏日也增添丝丝清凉。

如果不是听他报出自己的年龄,很难想象,眼前这个颇为老沉的被采访对象,不过是个刚刚30出头的小伙子。他的名字叫覃健,是一名飞机放行人员,据他介绍,他从事这个行业前后加起来已经有十个年头了。这些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让他看起来比同龄人沉稳太多?

“飞机放行人员具体是做什么的呢?” 我问覃健。

“飞机放行人员平时的工作就是对民用的航空器进行检查、维护、维修,确保适航的状态。”覃健介绍道,“就是确认飞机是可以飞上天的状态后,我再负责签字放行,飞机就可以上天了。”

覃健带着我体验他工作的环境,我们在飞机场的停机坪上走着,头顶是火辣辣的太阳,四周除了廊桥,没有任何遮挡物,高温炙烤着我们裸露的肌肤,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平时你们的工作时间有多长?”我问。

“平均每天十三到十八个小时。”他的回答很轻描淡写。

“这么热的天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万一中暑了怎么办?”我都听出了自己声音中的关切。

“没有的,”覃健微微一笑,“防护措施像伞之类会影响工作。我们每天都是这样工作,在这种高温下作业,强度很大,然后劳动时间又比较长,所以很容易脱水甚至中暑。”

由于太热,可以看到汗不断地从他两鬓滑落。我这才注意到,这个30出头的年轻人两鬓已经微微泛白,头上也已经有白发了。

“我见你都长白头发了,像你这个年纪,感觉不应该啊!”我有些吃惊,“是工作压力太大的缘故吗?有没有想过换一个轻松的工作?”

“我曾经也想过要放弃,或者换个轻松点的工作。”覃健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可每当这种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又会有另外一个声音冒出来,告诉自己不应该放弃。可能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爱上这个工作了。”

“那你的工作强度这么大,是怎样坚持下来的?”我追问。

“可能是我对这个行业有一种使命感、责任心和荣耀感吧。”

覃健的表情认真起来,“每天经过我们手的飞机很多,每一个航班都有上百名乘客,如果是大型飞机乘客甚至有三四百名,他们的安全都维系在我们手中。飞机安全落地、乘客平安到达目的地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骄傲。这可能就是我从事这个行业十年都没有放弃、一直在我心里面支撑我的理由吧!”

覃健回答我的问题时眼神坚定。我明白,他是真的热爱这个工作,就算这个工作带给他的是白发、脱水、中暑,但对乘客生命的负责,让他一直坚守着,从未放弃。

记者手记

请记得跟他们说一声谢谢

他们不像空少和空姐一样,外表光鲜亮丽,我们也很难看到他们,但他们做着比空少跟空姐更重要的工作。当我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安全地从这个城市飞到另外一个城市的时候,记得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默默地挥洒着汗水,目送着一架架由他们签字放行的飞机,在空中翱翔,他们守护着我们的生命安全,而你却从来不知道。朋友们,以后请记住这样一群人,他们是飞机放行人员,他们守护着我们的生命。

Copyright © 2009-2018 GuangXi people's Broadcasting St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西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