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狐书生》玩颠覆 考场变噩梦最恐怖

娱乐|来源:新京报2020-12-10 11:43:52|网络编辑:王琳

  由宋灏霖、伊力奇联合执导,陈立农、李现等领衔主演的奇幻电影《赤狐书生》于12月4日全国上映。该片由多多所著的小说《春江花月夜》改编,讲述了狐妖白十三原本想要杀害赶考书生王子进,却意外和王子进成为朋友的故事。以往狐妖与书生的故事版本,多写爱情故事,为何《赤狐书生》中的狐妖却是男狐狸精?为何片中出现很多现代感“丧尸”恐怖元素?这部奇幻片中一些妖兽形象非常别致,它们在特效制作上有何特点?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导演伊力奇,请他一一解答揭秘。

  导演

  最担心拍摄“超期”

  导演伊力奇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之后的几年时间一直在演舞台剧,之后又尝试做舞台剧导演、影视剧演员、影视剧导演,经历了一个从幕前到幕后,再到幕前,最后又回到幕后的过程。

  《赤狐书生》是他执导的第一部电影长片。2010年,他参演顾长卫导演的《最爱》,在片中饰演反派角色黄鼠狼,与该片出品人之一江志强有过一面之缘。2018年底,《最爱》的编剧杨薇薇参与了《赤狐书生》的剧本,为伊力奇和江志强牵线搭桥,聊了聊这个项目,一拍即合。伊力奇形容合作的达成,主要原因是“有贵人指引,然后抓住了这个机会”。

  《赤狐书生》的剧本在2018年之前就有了,改了很多稿,伊力奇进组的时候,剧本跟最后的拍摄剧本差不了多少。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一个大体量项目,对于新人导演伊力奇来说,最开始心里也有点发怵,“时间调配在现场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当时组里每天都是几百人的团队,导演要精打细算,每天时间怎么用,哪场戏要多下一些精力和功夫,如果时间用错了,当天任务没完成,就得甩戏,把很多工作量放到明天,明天的通告又会受影响,就超期了,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绝不允许出现,所以在现场之后,伊力奇要时刻绷着一根弦,不能超期,还得非常好地把工作完成。

  创作

  男狐妖与书生主打友情点

  作为一部贺岁片,伊力奇觉得肯定要有非常娱乐化的东西,故事要有通俗性,不能太挑观众,要满足观众在视觉上和主题上的娱乐性。以往影视作品中,讲述狐妖和书生的故事有很多,对于观众来说这个题材并不新颖。不过,导演伊力奇认为,之前的作品比如《倩女幽魂》系列等几乎都以爱情为主,狐妖都是女狐狸精,比较妖艳魅惑,但《赤狐书生》中的狐妖是男狐狸精,并且也不是往花美男方向走,而是穿着破破烂烂,颠覆了观众对于狐妖的认知。

  伊力奇说,片中的狐妖与书生,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遇上困境的人,不被世界认同和肯定,他们其实是想互相找到一个知己,想要去得到别人的肯定,然后两个人踏上了这条冒险的路,最后都找到了友情上的认可,以及存在于世界上的价值。“之前都以爱情为主,大家觉得那肯定会有一些旧了。但是我觉得以友情为主,然后去讲跟我们当下比较有认同感和对话感的东西,我觉得是比较新颖一些的”。

  高光

  落榜书生变怨魂

  片子中有几个场景加入一些恐怖元素,一场是在书院的戏,还有一个是在考场的戏。对于恐怖元素的使用,导演伊力奇说,这部片子毕竟还是有点“聊斋”色彩的,作为一个有那么多妖魔鬼怪元素的片子,恐怖元素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其实电影已经把它大幅度往下减了,不想让它变得特别恐怖。“你看书院的书生,其实并没有我们常规上看的像丧尸片里那种特别狰狞、特别有攻击性的表现”。

  而考场怨魂的那场戏,有很多真人出演,另外一部分就是虚拟拍摄,用特效来完成。有些怨魂用墨水来表现,就是想表现考试的时候,其实所有人的噩梦就是考卷、笔和墨水,这些就变成了怨魂的武器。有可能一张考卷就能让一个人飞黄腾达,但是那个东西往往会困住你,蒙住你的双眼,如果被自己困住的话,就找不到自己的初心。很多人,已经高考结束十几年了,还会经常做噩梦,梦到自己考试,找不到考场,或者高考落榜。片中设计了一个桥段,就是用试卷围成一个屏障,困住那些对于功名利禄无法自拔的人。

  王耀庆在片中饰演的刘道然,是在考场上死去的一个老考生,被考试长时间摧残后,变成一个怨魂鬼王。为了实现老年妆,他的脸部用了物理特效去翻模,每天差不多要花六七个小时化妆,脸上的褶皱或者指甲缝里都渗有墨汁。

  特效

  狐妖大战制作了一年

  作为一部奇幻片,片中出现了不少奇幻动物。比如影片开始出现的那只小狐狸,就是用特效制作,大概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先做到写实,让观众觉得这就是一只真狐狸,但还要让它在表演上打动人,在情绪的一些表达上有情感的流露。

  结尾的狐妖大战,让制作团队花了不少心思。伊力奇说,狐妖的造型设计找了很多生物设计团队,参考狐狸的形态,再想象变成妖之后的样子,身体是如何站立的,所有动作招数,爪子和尾巴的设计,有什么样的质感,其实都有一个非常严谨合理的设计环节,而不是凭空去创作的一个形象。伊力奇觉得还有一个比较新颖的点在于,观众传统观影习惯中,狐妖变身多数是以人的形态,长了很多尾巴,但要变成两个庞然大物,最后进行一场战斗的话,还是得让观众看到和之前的东方主题不太一样的东西。

  狐妖大战这场戏的特效花了一年时间,导演先拍了很多在现场的一些素材,素材里面有一些替换镜头,最后再用CG特效去实现。做特效时,正赶上疫情,因为特效团队分布在美国、韩国等全球各地,疫情暴发后,特效公司的整栋楼就封了,很多工作人员前一天在公司做完特效,第二天就没办法回去,只能找其他方式继续做。(记者 滕朝)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支持指导

广西广播电视台 主办

本网站由北部湾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