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为高薪赴缅甸打工遭遇电信网络诈骗陷阱

国内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06-29 09:50:22|网络编辑:夏汝

  90后江苏宿迁小伙李天(化名)终于重获自由。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见到他时,他在老家刚割完麦子。“这个月还要种水稻,虽然劳累,但这样的生活安稳。”李天说。

  半年前,在社会朋友的“高薪”诱惑下,李天被骗至缅甸北部,被洗钱团队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从事洗钱犯罪活动。后来,他想尽办法逃到边境自首。

  “跟我混,保证挣大钱”

  2020年9月,在江苏省盐城市打工的李天,结识了一个三四十岁,人称“马哥”的男子,两人还加了QQ。

  今年1月,李天辗转来到常州打工。一天,“马哥”突然在QQ上联系李天。李天不满意电子厂流水线的工作,跟“马哥”抱怨了几句:因为是临时工,干的是工厂里没人愿意干的活,上厕所都要排队,工资只有18元每小时。

  几天后,“马哥”主动联系他,声称给他介绍新工作。“跟着我混,到云南当客服、卖玉石,一个月能挣个1万多元,干得好能拿到2万多元。”“马哥”还跟他承诺,“记得多带点银行卡,便于收账。”

  听着“马哥”描述的“致富路”,李天有点心动,又隐隐感觉有点不正常。但他觉得自己是农村出身的男孩子,没什么能被骗的。

  在“马哥”的要求下,李天办理了7张银行卡,离职后拿着“马哥”买好的飞机票,独自前往云南。

  1月9日,李天抵达云南后,却没在机场看到承诺来接他的“马哥”。“马哥”用QQ给李天转了200元,让他打车到云南省瑞丽市姐告镇的酒店先住下。

  姐告系傣语,意为旧城,位于瑞丽市南面4公里处,是320国道的终点,有“天涯地角”之称,对面便是缅甸的木姐市。

  李天自掏腰包在酒店住了两三晚。1月13日,李天等来的不是“马哥”,而是“马哥”口中的两个同事。李天回忆,这两个二三十岁的中国小伙子,其中有一个黑黑的。

  两个“同事”一言不发,带着李天坐了一会儿汽车,又骑了一会儿摩托车,来到一片竹林边。李天看到了另外两个接应的人,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两个人应该是缅甸人,而且他们身上有刀。李天意识到情况不妙,自己可能被骗了。

  两个接应的人一前一后地站在李天身边,见他不肯走还踹了他一脚。迫于无奈,李天在他们的前后裹挟下,穿过大片树林、田地,来到一片铁丝网前。他们钻过铁丝网上的一个洞,随后坐上一辆车。

  李天记得路过一个类似收费站的地方,车上的人贿赂了当地工作人员。“因为我没有出国的证件,所以被发现是要被抓起来的。中国人和缅甸人长得不一样,工作人员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李天说,最后,他被带到了缅甸木姐市的一个酒店里。

  被囚禁后成了刷脸转账工具

  1月13日傍晚,刚进入酒店的李天就被没收了身份证和银行卡。他看见酒店里10多个人,最大的40多岁,最小的20多岁。打手大多是缅甸人,其他都是中国人,其中一人文身文满了整条手臂。

  一名外号叫“蝎子”的主事者和李天交代:“这里是缅甸北部,死个人肯定是白死的,都给我老实点。”李天有些慌了,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配合指令。

  除了李天以外,还有四五个受害者,都在20至30岁左右。晚上,李天被安排与五六个人一起打地铺,门外有人持枪巡逻。

  漆黑的房间里,李天想从身边的人口中问出一点信息,但他感觉对方都被刻意交代过。他想逃出去,但到酒店的一路上都有背着枪的人。

  1月14日早上,李天在“蝎子”的威胁下,交出了银行卡密码和手机解锁密码。随后,他和其他几个人被带到另一间套房的客厅里。李天和其他受害者坐在沙发上,客厅里的电视机响着。

  因客厅里没有人巡逻,李天问身边的人:“这边什么情况?”李天的疑惑没有得到回复。随后,他听到了一个极小的声音:“没什么情况,你自己看吧。”

  有时,李天会被人叫到“办公室”的门口进行刷脸识别。他回忆:“有时是他们的手机,有时是我的手机,有时是平板电脑。”其余时间,他们都被要求在客厅里“看电视”。

  当他在酒店中坐立难安时,江苏、山东、四川、浙江等多省份的13名受害者正在申请网络贷款,被诱骗下载“如流”聊天App软件。随后,业务员以“账户被冻结”“银行卡号填录错误”“需要交保证金”等多重借口,骗取多名受害者人民币共计73万余元。其中,有35万余元被转到李天的7张银行卡上。

  对着中国边防警察喊:“我是被骗来缅甸的!”

  1月14日吃饭时,李天和主谋说上了话。对方问:“听说你是江苏宿迁人?我是盐城的,我们应该可以说是老乡了。”

  当晚,李天被主谋安排去了另一个酒店。因为和李天原来居住的酒店有两三分钟车程的距离,为防止李天在路上被人发现,洗钱团伙给李天打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虽然是缅甸人,但从小长在边境城市,所以中文也说得不错。李天便借机和司机聊天:“哪天带我去国门,我给你钱。”司机答应了。

  回到酒店里,李天拿出被归还的手机,连上酒店无线网络,发现手机里的信息几乎全被删了,包括他此前和“马哥”的聊天记录。

  在出租车上,李天要了司机的QQ号码,因为没有纸笔,他就背了下来。当晚,他加上了司机的QQ。

  1月15日白天,李天仍然被胁迫着参与洗钱团伙的活动,脑海里想的却是要怎么逃出去。当晚11点,李天看着同屋的人熟睡,他悄悄拿出手机,用QQ给那位出租车司机发信息:你现在方便来酒店吗?对方很快回复说可以。

  李天蹑手蹑脚地走出酒店,坐着出租车来到国门边。当时国门没有开放。司机告诉他:“那我带你去边防点。”

  抵达边防点后,李天用尽全身力气,对着中国的边防警察喊道:“我是被骗来缅甸的!”

  李天爬上国境围栏,边防警察找来一个梯子,让他爬下来。那一刻,李天的脚终于又踏上了中国的土地。

  1月16日下午3点,被骗至缅甸1天半的李天进入了防疫隔离点。21天隔离期后,李天来到边防派出所说明情况:“我并不知道转到我银行卡上的是什么钱,当地团伙一共给了我500元作为用卡费。他们还跟我说,骗一个人过来就给我1万元的佣金,而我只想找机会回国……”

  事实上,一名来自苏州市吴中区的受害者发现自己被骗后就选择报警。今年3月24日,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将该案提请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

  吴中区人民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刘庆认为,李天随身携带的银行卡是为了收发工资,主观上不存在将银行卡提供给他人从事犯罪的预谋;客观上,李天的银行卡虽被诈骗团伙使用,但是在被强迫和威胁的状态下,并非其真实意愿。

  3月31日,吴中区人民检察院综合考虑其主观故意程度以及受胁迫事实,对李天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据了解,因李天此前用的手机恢复不出证据,办案机关也不知道“马哥”等人的真实姓名、联系方式,目前该案还在侦办中。

  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检察院的员额检察官提醒称,国境线神圣不可随意逾越,尤其是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的背景下,非法出入境的行为会给疫情防控工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个人健康带来诸多隐患。此外,切勿泄露个人信息,更不能出售、转借银行卡、手机卡等。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通讯员 秦悦 朱文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网友评论

网站简介 | About BBRTV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专题回顾 | 中文简体 | English | tiếng Việt Nam | ภาษาไทย

广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支持指导

广西广播电视台 主办

本网站由北部湾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